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49选7走势图号码 > 正文

总书记提到的“三千孤儿入内蒙”上海人没忘!这部上海出品电视剧

2021-06-20 01:00  作者:admin 点击:次 

  上影演员剧团国家一级演员刘小锋一夜辗转难眠,睡一会儿就醒一会儿,看看手机里朋友发来的消息,抑制不住的激动和兴奋。3月5日,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主席习在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内蒙古代表团的审议时提到,新中国成立后,内蒙古创造了“齐心协力建包钢”、“三千孤儿入内蒙”等历史佳话。

  “三千孤儿入内蒙”是上世纪六十年代,三千个“国家的孩子”与“草原母亲”的一段传奇故事。2019年9月26日,由刘小锋担任制片并出演的《国家孩子》登上央视荧屏,向世人揭开了这一段尘封的历史,也创下了收视的高潮。直到前几天,《国家孩子》还在重播,刘小锋数着,正好播到第10遍。

  谁能想到,这个让许多年轻观众感动落泪,获得金鹰奖等多项荣誉的佳作,曾被一家影视公司挤压了六年,六天下心水论险些石沉大海。直到某天,刘小锋翻开了第一集的剧本,立刻决定买下了版权。

  “这可是周恩来总理跟我们自治区乌兰夫主席定下来的事,由国务院副总理兼秘书长同志操办。乌兰夫主席说:把这几千南方孤儿送到内蒙古来吧,内蒙古地方大,牧民喜欢孩子,会把他们当心肝宝贝来养。从现在开始,这些孩子就不是孤儿了,他们是国家的孩子”

  在《国家孩子》的片头,一段悠长的讲述把人们带入历史沧桑之中。1960年,受自然灾害影响,江南地区大批弃婴被送到上海保育院,整个上海面临巨大的救助压力。当时,周恩来总理和内蒙古自治区主席乌兰夫达成共识,三千多名孩子从上海出发,被送到内蒙古交给牧民抚养。《国家孩子》这部剧就从朝鲁、通嘎拉嘎、毕若水和阿腾花四个在同一趟火车上的上海孤儿写起,讲述了他们半生的命运。

  “在内蒙古,很多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这段故事,但我去问他们时,他们却说没什么可说的。在他们眼里,这很正常,国家有困难,内蒙有羊、有牛、有奶、有草原,几千个孩子不算什么。”刘小锋记得,最初看到的剧本还叫《苍穹下》,他坚持把它改为《国家孩子》。

  剧名带上“国家”两个字,在送审时得到了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的支持。“名字的背后体现了国家的人文关怀,而且,当地人就管他们叫国家孩子。”为了不给富养家庭增加负担,内蒙古自治区做了周密安排,调集了丰富的物资。内蒙人是吃面的,这帮吃米的南方孩子不习惯,便专门配给了米和糖果。当时有规定,不能动国家孩子的米和糖。

  《国家孩子》里,保育院厨师哈图捡了几张红色的糖纸给儿子宝力根玩,被误会成偷了国家孩子的糖果而愤然辞职。后来,宝力根不幸去世,国家孩子朝鲁认了哈图做父亲,这一段父子亲情让不少观众落泪。为了收养和照顾国家孩子,那些牧民做出了巨大牺牲。这些历史细节都在剧中有所展现,也刻画了国家孩子成长后对草原父母的报恩。

  2019年9月29日,77岁的草原母亲都贵玛获颁“人民楷模”国家荣誉称号,她也是剧中乌兰其其格的原型。1961年,年仅19岁的都贵玛被分配到乌兰察布盟(现乌兰察布市)四子王旗保育院,抚养旗里刚刚接收的28名国家孩子。夜晚最难熬,一个孩子哭了,所有孩子都会哭起来,都贵玛根本没办法睡觉。孩子生病了,她得冒着凛冽寒风和被草原饿狼围堵的危险,深夜骑马奔波几十里去找医生。在她的悉心照料下,28个孩子无一夭折,她说,“我记着周总理和自治区主席乌兰夫的指示:接一个,活一个,壮一个。”

  拿到《国家孩子》剧本时,刘小锋如获至宝,他被这个故事深深打动,几乎看一段就忍不住去哭一会儿,缓一缓,再接着看,也下决心无论如何把这个故事搬上荧幕。“好看、感人、真实,这是我从演员转做导演、制片人的初衷。”

  该剧由知名导演巴特尔担任总导演,刘小锋邀请巴特尔住在自己工作室的楼上,有大半年时间,每天探讨、修改剧本。沉浸在剧情里,导演也时常忍不住落泪。该片主题曲《永生不忘》曾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音乐奖。在找到作曲人张宏光时,刘小锋几乎已经用完了剧组经费。他不敢当面开口,便请张宏光来看作品剪辑。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,刘小锋余光瞄到张宏光擦了三次眼睛。末了,他主动跟刘小锋说,“不要找别人,我来做”。

  剧组开机那天,一位74岁的患癌老人突然说想来参观仪式,她是现实中的国家孩子。车子开到仪式现场,看到背景板上打出的片名和主演剧照,她泪如雨下,哭得下不来车。知道这件事后,刘小锋决心请她来参加关机仪式,并为老人准备了一份特殊的礼物。

  刘小锋还记得那天下午,老人推开了他房间的门,眼泪就下来了。她抱着刘小锋,反复地说,“感谢你们,把我们这代人的故事记录下来了。”刘小锋给她递上两样东西,一件是特别打印的《国家孩子》剧本,另一件是剧中孩子们刚到保育院时合影的剧照。剧照被做旧了,装在一个精致的盒子里,郑重地送给她,老人接过照片,突然愣住了:“你们怎么会有我的照片?”

  “她的内蒙口音很重,有些听不太懂,等我们解释半天,她才明白这是剧照。但她反复说,自己家里有一张一模一样的照片,她就是左边的第五个孩子,而那张剧照里,左边第五个恰好是个女孩。”现在回忆起来,刘小锋感叹,也许是作品足够真实,连当时的亲历者都分不清艺术和虚构的边界。

  《国家孩子》剧组有一个专门的纪录片团队,刘小锋用素材剪了几分钟的片花,配上蒙古族的音乐,原本只是用在仪式上的一项环节,但老人看了片花后,哭着求他别停止播放。为了她,这段片花循环播放了一整晚。老人皮肤白皙,五官里有着江南女性的柔和。那天晚上,她哭哭笑笑,笑笑哭哭,喝了至少两斤白酒,依然没醉。

  “她拥抱、拍你的力道很大,喝酒、说话都有着内蒙人的豪放。她说感谢我们,如果没有这部剧,他们这3000多人就埋没在历史烟尘里。”想起这位老人,刘小锋庆幸自己可以坚持制作出这样一部作品。

  《国家孩子》拍摄地在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,也是都贵玛老人的故乡。那里地广人稀,香港六会彩公司官网,每天剧组从住处到主场景要往返87公里。最远的景距离住处700多公里,剧组凌晨1点出发,就为了拍摄一个日出画面。

  草原上风沙大,剧组添置了许多帐篷,但常常风一刮就没了。为了方便白天女演员上厕所,刘小锋自己出资买了几台房车;现场还要有桌椅,保障演员可以坐着吃饭。“再艰苦的条件下,也要让大家有尊严地工作,这样才能拍出有人文关怀的作品。”在剧中,刘小锋饰演徐世铎,骑马、从马背上摔下的镜头都自己完成。

  “我也许是最理解制片人的演员。”刘小锋笑着说,做了制片之后,才深知完成一部作品的不易。剧组采用的是实地搭景,包括剧中出现的小学都按照当年的风格一砖一瓦新建起来。“我很感谢当地政府给我们的支持,几百个工人没日没夜地赶工。”开机前一天,看到完成的场景,刘小锋禁不住落泪。

  有“千面小生”美誉的刘小锋之前一直是活跃在荧屏上的演员,45岁之前,没有长过一根白发。拍摄和制作《国家孩子》以来,他已经两鬓斑白。“从一个演员转到制片行业,是想拍一些自己喜欢的戏,自己愿意去表达的内容,而不是说市场需要什么,我们去拍什么。也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,一个公司斟酌六年不敢上的戏,我拿到当年就拍了。为实现理想需要承担很多风险,但做一些真正打动我、传递真善美的作品,是我们应该有的责任担当。”

  《国家孩子》的剧本从上海孵化,故事从上海开始,由上海出品,在拍摄中也得到了上影集团的大力支持。2019年年底,刘小锋受邀参加上海团拜春晚,向大家讲述了《国家孩子》背后的故事。这是一个难以称之为节目的节目,这个节目所要传达的是:上海是一座懂得感恩的城市,那些曾经帮助过上海的内蒙古人民,上海人不会忘记。

更多相关内容